还是叫琦少吧

不产粮只吃粮 江湖再见
学生党 忘羡 薛晓 漫威 李泽言
李太太不接受质疑👌🏻

采花1

推理向不烧脑
一个关于“采花贼”的故事
采花贼没有对女孩子们做什么
但是进了她们闺房是真的
所以ooc
人物是秀秀的 有私设
*如果官府官员名称历史时间不照请不要介意
*但是请提出来
*题记并没关联系列。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1.

一道黑影从房顶闪过,迅速销匿在黑夜之中。

“啊——我!被!采啦——”





这已经是这月第三起“采花案”了。

蓝曦臣揉揉眉心,抬眼问面前垂手站着的弟弟:“可有头绪?”

蓝忘机抱以一拳:“没有。”

的确是难想。

这“采花贼”专挑富家小姐采,说是“采”却也不叫“采”,此人只是进了小姐的闺房,弄出些声响来,让闺秀们知道自己的到来,又在窗前放下朵花,便跳出窗,没了踪影。

大小姐们没受什么侵犯,但毕竟是从小娇生惯养的富家小姐,被人在睡觉时进了闺房,怎么想心里都过不去,老爷太太们也是觉得委屈,纷纷报官,闹得是满城风雨,人人捉贼。

下人们都说,这不是普通的采花贼,一定是什么妖魔鬼怪!不然哪能跑得那么快!





正理着思绪,这边就有小厮来报。

“蓝大人!二公子!不不不不不好了!咱城西的李大小姐,昨个晚上叫那采花贼给采了!”

蓝曦臣听了叹口气,那城西李府是什么,祖上是土匪暴发户,家财万贯,与城南江氏、城东张氏、城中蓝氏和城北金氏并称五大家族。可他李府虽叫个“大家族”,那骨子里的土匪气却是剔不掉的。那大小姐更是……

看来此案若是不尽快结了,想必李府不会少闹事。

这采花贼可是真会挑啊。

蓝曦臣压下心中的思愁,对蓝忘机点点头:“去看看。”






从城中行马约半个时辰,就到了城西李府府前。

果然,李府是热闹的很。

“思追你听,这个尖利的哭喊定是那李大小姐嚎的,凄惨的闹死声要么是她奶娘,要么是……”蓝景仪侧身凑在蓝思追耳边悄悄讲话,蓝思追拉了拉他,蓝景仪便赶忙噤了声。第一次去现场太激动,一时竟把蓝家的规矩给忘了,估计回去又得倒立抄家规了……

蓝忘机没有管后面的小辈,只是谢了引路的管家,就跟着他进了李府的正厅。

正厅更是热闹,有撞柱子的、拉着帘子要上吊的、慌忙拦着的、哭着喊着的……还有……

蓝忘机冲江澄顿首示意,魏无羡坐在他旁边抓了把瓜子嗑得正欢。魏无羡见他来了,跳下地三步两步蹦到蓝忘机身前,递了把瓜子问:“蓝湛你怎么才来,快坐,看戏!”

蓝忘机懒得理会他,转头问江澄:“你们为何也在?”

魏无羡擦擦手,也不在意刚才蓝忘机没理他,回答道:“这采花贼之前采的都是小富人家,如今动了坐镇城西的李家,江叔叔怕他哪天去了我师姐房里,便让我跟江澄来看看。”

蓝忘机点点头。

前厅里的人见蓝忘机来了,也慢慢消停了。李老爷整了整衣服袖子,作了一揖:“还请含光君海涵,我这,我这女儿有些受不了打击……”

被提到名的李大小姐一边偷偷看蓝忘机,一边夸张地抽泣,开口泣说:“妾身自持清白,本欲嫁个好郎君,没得想、没得想……”

说着又情难自禁,拿手绢掩面而泣,还不忘抬眼看看蓝忘机的反应。

却不想蓝忘机还是冷着个脸,眼光微微侧开,不去看她。李大小姐一吸气,哭得更凶。

魏无羡心想,嘿!这姑娘可是真会哭,想要嫁给谁就说么,别说得半清不楚又怪人家装傻,搞不清的还以为她自导自演为了让蓝二公子对她暗许芳心呢。






魏无羡斟酌了下,问:“李小姐先莫哭,能否与我们说说,那天晚上的详细……”

“呸!什么那天晚上!那天晚上!我!我们什么都没有!你到好!你这样一提!还不叫大家都觉得我丢了什么似的!我!我命可真苦啊……”李大小姐说着要去往柱子上撞,李老爷李夫人吓了一跳,慌忙去拉她。

“是呀!魏公子这是什么话!”李夫人转头,泪流满面,咬牙切齿地对着魏无羡喊问,“魏公子虽是男子,不知女儿苦处,可,可你哪能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说啊!女儿啊!我苦命的女儿啊!你若是去了,娘也跟着你去了!”

魏无羡嘴角一抽,可算是见着比自己还厉害的人了,这大小姐抛头露面,在前厅里见男客,还大闹一场,想让人不问问都难。

蓝忘机被闹的脑子里嗡响,女人声音尖锐,就算向来心静如止水,此时也微微蹙眉:“若是今日不便,那在下日后再来。”

一拱手,行了个礼,带着小辈们就要往外走。

李老爷又慌忙来拽他:“可别呀可别呀!含光君你可不能走啊!你这、我这、你要是走了,小女的清白何时能还啊!”

魏无羡心道好笑,含光君又不是验身的,怎能知这李小姐的清白如何?再说这衣服被扯成这样,哈哈,蓝湛估计得觉得我比这些人好上千倍万倍了。

蓝忘机一扽袖子,挣开了李老爷的手,刚要开口,只听小厮又来报:“二二二二公子!不好了!城、城北金氏也传来消息!说是金夫人险些遭辱,还好金宗主离得不远,到房里时刚好看见小贼的身形了!”

众人听罢皆是一惊,李老爷也摆手道:“金宗主那儿,线索多些,含光君还是先去那边吧。”

蓝忘机想着这事有些奇怪,城北离城中远些,离城西更远,可现在已过了正午,怎么算都是昨晚的事,可李府所言,也是昨晚的事……

魏无羡从惊讶中回过神来,看着蓝忘机怀疑的神情,眼珠子转了两转,拉上江澄道:“我也去。”





TBC

————————————————
谁在说谎呢?
这种题材我真不熟悉,算是一个挑战吧,哪里不妥还请多多包含了!
禁止谈恋爱……就缓更一下吧/捂脸

评论(1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