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叫琦少吧

淡圈||宠辱不惊,随遇而安
产粮龟速,谨慎关注
忘羡/薛晓/凯源/青黄/还有啥现在想不起来
此号主产忘羡,可能会有薛晓
假装是高冷其实只是尴尬癌+眼瞎+肾虚
但是
为了看到这行字的你
我会努力的♡

哎哟妈我爱死您了我的太太!!!!!!!!!!!!!!!!!!!

昕:

麻烦各位老爷动动颈椎了

emmmm我知道这样说可能不太负责
但是没办法 我必须对自己的学业和未来负责
感谢谅解

很重要 来看看

最近涨了两三个粉丝...有的事儿我得说清楚
这儿学生党 省区竞争压力挺大的 我不是什么无时无刻不在学习能把时间安排的很好的学霸也不是没梦想整天无所事事的渣渣
所以“淡圈”俩字不是开玩笑 我也不知道之前哪来那么多时间在晚自习写写画画的 现在我连个随笔都肝不出来 还有自主招生的作文什么的 一堆的影评还没肝
事儿很多 我也一直不是更文勤的 现在更不勤 脑子里没东西
所以更文这种事儿随缘 真的随缘 也不一定能填坑 估计短篇会多 就这样 再过个一年半我就解放了
还是得好好学习
谅解 谢谢





好的 我只是补作业有点烦躁🙃

哎哟刚刚换台换到那个什么什么秦时明月丽人心大结局
妈呀真虐 约好了一同刺死对方但对方把刀转了个方向
结果自己把自己最爱的人刺死了
哦天这个梗太虐了!我明天想借梗来一篇薛晓!

对门的小哥哥巨帅!

论坛体 第三人视角
大概就是...恩爱日常?
*只看楼主



1L 楼主
啊哈哈哈哈哈!如题!
真的巨帅!我前几天就在小区里盯上他了,一直不知道他几楼的,今天又看见了!发现他跟我一层,我们还坐了一个电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5L 楼主
小哥哥是新搬来的,我家对面之前一直空的来着…
小哥哥目测185,今天在上电梯他问我几楼,我说7楼,然后他就笑了一下!妈呀!他笑了!我当时就觉得我恋爱了!然后小哥哥说,那跟我一层,咱俩真有缘!
哎哟有缘!有缘啊!但是楼主那会儿脑子抽筋就只是羞涩的嗯了一声,啊啊啊啊啊我现在超后悔的!我应该把他电话qq全问了并且邀请他常来我家玩的!!!!!!


7L 楼主
后来我也没敢看他,当时我心都要跳出来了!!!!!!


11L 楼主
哎哟你们别...我是单身啦...哎哟害羞害羞!我觉得明天假装家里没盐去他家借盐哈哈哈哈哈哈!我想想,我今天是18:45到的家,好的我明天6点就蹲门口守他!!!


17L 楼主
.....别想了,没图,以后有机会我就拍,拍了我就发。
还有上面某几层说小哥哥是gay的!你们!!!讨厌!其实我也有这种感觉!!!不行!你们不要乌鸦嘴!!


55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我又遇见他啦!今天老班留我,我到家的时候都19点多了,我想着小哥哥可能回来过了就没蹲他,就直接进单元楼等电梯了,结果!就在这时!我听见有人进来!我一回头!妈呀!我的小哥哥啊!他!他!他!他朝我这边走过来了!他看见我!又笑!说!好巧!又遇见你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天啊!


58L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小哥哥进了电梯一摸兜发现他没拿钥匙,然后他就打电话,内容如下:
喂,**?(是个人名,没听清)你那儿有我钥匙没,我找不到了....有吗有吗,啊好的好的,那我在楼上等你啊!
哎哟我一听可乐了!那可以让他来我家等啊!诶嘿嘿说不定能留他来吃饭的。
于是等他挂了电话我就问他了,他思索了一会儿同意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65L
接着,下了电梯,我就带他进我家了!唉我没收拾超乱的!然后我就问他要不要水啊什么什么的,他说不用,就在我家沙发上坐了一会玩手机,大概五六分钟吧,就有人敲我家门,我刚好在门口就去开门....
这一开门!妈的!你们懂吗!一个帅哥!超级帅!看着巨高冷!我当时就不淡定了!!!!!我我我!帅哥的朋友果然都是帅哥!
这时,小哥哥从屋里奔出来,说lanzhan你终于来啦!
还要往那个帅哥身上扑,哦我的小哥哥真是太可爱啦!


78L
好了你们不要说了,我也觉得我小哥哥跟这位帅哥很配。但是你们要知道,直男之间的相处模式油腻到gay都害怕!我相信我的小哥哥(其实并没有底气...


123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和小哥哥就是有缘吧!
我在学校门口遇见他了!他好像是来我们学校吃饭(我们学校对面是个大学,我们是那个大学的附属中学,偶尔会有大学生来我们食堂吃饭)
我就叫了他一声,他一愣,我靠贼尴尬啊,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帅哥,对,不是昨天那个,是另一个!啊这个也巨帅!
好接着说怎么尴尬,我小哥哥竟然没认出我!我就自我介绍了一下,他说没带眼镜看不清布拉布拉,我才不信他近视嘻嘻嘻。


124L
他们从我身边过去的时候,小哥哥好像在说什么lanzhan布拉布拉布拉,唉又是lanzhan,这个名字提及率好高啊


222L
今天!!!!我看见小哥哥在操场打篮球!!!!!
我去他们学校了!!!!看见他在操场打篮球!!!!他跟那个叫lanzhan的一块打!!!!我的天啊俩人配合超级棒的!就是就是,你们看过黑子的篮球吗!就是,我小哥哥蹦起来做投篮动作,然后他喊了一声:lanzhan!然后帅哥就把球扔给他,小哥哥空中接球,投篮,我日真的帅炸了!!


227L
后来小哥哥跟lanzhan分到俩队了,不知道那群队友是不是故意的,打着打着他俩就one on one了!lanzhan持球,小哥哥防守,卧槽真的巨精彩!小哥哥防住了好几个假动作!后来lanzhan突破了小哥哥又追上去了!啊啊啊啊啊帅爆了!!!!!!


233L
行了你们别说了,我也发现了,小哥哥和帅哥cp感好强



237L
哎哟喂他俩越想越配!不行我要坚定自己的信念!我一定可以和小哥哥谈恋爱的!!


238L
小哥哥笑起来真的超好看的!!可爱死啦!!而且他经常笑!!!对人也好温油(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感觉。



250L
哎我怎么抢到这个楼了...不管了!
今天小哥哥来敲我家门了!我一开门吓一跳!差点叫唤出来!小哥哥拿着一串钥匙问我是不是忘拔了,啊啊啊我真是傻到爆炸!我竟然忘了拔钥匙!!!!小哥哥会不会觉得我傻啊!!



256L
嘻嘻,你们真是....楼主也并没有这么傻好吧



261L
楼上说得好!我以后天天不拔钥匙!让他天天给我送钥匙!


264L
哎对了,我还看到那个帅哥了,他站在小哥哥家门口等小哥哥,带着一个黑口罩,低头看手机,我的天啊那个气质啊!清冷但是让人觉得很舒坦!我从小哥哥手里接钥匙的时候他还看了我一眼,我那会儿是心花怒放,现在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那眼神就好像是我抢了他媳妇?????


270L
行,你们够了,我已经有些动摇了!


301L
呀呀呀明天中秋节!我要去给小哥哥送月饼啦~~顺便问问他有没有女朋友呀哈哈哈哈哈哈哈!


342L
哎我日....我现在心情....很复杂



347L
没拒绝....让我缓缓.....我不但不觉得难过,甚至有些开心


350L
是这样,今天电梯坏了,我只能徒步上楼。我家这栋楼四楼是个宽敞一点的小平台,就在我哼唧哼唧上到四楼的时候,我想着去小平台透透气歇一歇。


354L
你们不错,猜的挺对
我....我....
我看到我小哥哥跟那个帅哥在....接吻....卧槽啊.....我他妈....贼尴尬,小哥哥还看见我了,他推了推帅哥,帅哥没管他,继续超级激烈的吻他.....我日啊我那个脸红!然后小哥哥好像是笑了一下就不管我了接着跟帅哥接吻,是那种很热烈的回应上去了!
我的老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个画面太美好了!!!!



370L
好的,今儿中午我去对面给小哥哥送月饼啦!
我敲了半天门,里面才传来一个男声问是谁,我说对门的,他说等一下。我当时一愣,哎哟喂这声音不像小哥哥的啊像是那个lanzhan!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lanzhan小帅哥就站在门口,他穿了件白t,领口露着锁骨....脖子上.....真的.....没眼看.....哎哟我脸红死了!!!!!
我把月饼给他说住他们中秋快乐,然后我脑一抽我就问,那个小哥哥嘞?
帅哥:在睡觉,有事?
哇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那个表情感觉是要吃了我!!!!哎哟醋死了!!!!!
我赶紧摆手:没没没,那祝你们99!
然后帅哥表情稍微柔和了一点,点点头,我就跟他说拜拜了



372L
唉!果然帅哥都有男朋友!我还是找我楼上的小姐姐谈恋爱吧!!!!



373L
大家中秋快乐么么哒!记得次月饼!!!!





END

—————————

中秋快乐!又是一篇弱智小短篇hhhhhhh
这大概就是混更吧🌝🌝
啊呀熊祁真的超级可爱的~爱死我老攻惹!!!
哎哟困死我了,谢谢你看到这里!晚安宝贝儿们!

啊...对哦...今天是中秋节
那等下放一篇论坛体小短篇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在漫展排队诶

有没有什么故事能解释“所爱隔山海”

知乎体 第三人称
民国 银行家x赌场老板
是点梗!
这里提到的相关历史..大家看看就当架空吧...我..尽力了
ooc是我的





月亮不是洗衣液
2017年x月x日


唉,玩了这么久知乎终于有道我会的题了。

我要讲的是我曾祖父的故事,严格来说也不是我亲的曾祖父,是我亲曾祖父的弟弟,反正也是曾祖父(好像有点晕?)。这样吧,就称呼我曾祖父为L,他的爱人为W吧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能不能算“所爱隔山海”,答主语文不好,嗯。这个故事是我从我爷爷和爸爸那儿听来的,还有一部分是我偷偷看了L的日记知道的,哦,当然,我也在我家阁楼翻到了W的日记,也偷看了。

所以接下来我讲的,是综合了我爸爸我爷爷、L和W的日记,以及我自己脑内加工后的故事,我应该可以还原。

这个故事要从1928年讲起,这一年是民国十六年,这一年毛朱在井冈山会面。这一年L二十五岁,W二十三岁,我的爷爷还有两年出生。

那时候很乱,但是经济也还凑合。w在上海经营着一家挺大的赌场,L是个银行家,L家里有从政也有从商。

第一个山海是什么呢?当时国家不是有两党嘛,很不巧的就是这俩人一个是GC党一个是GM党,没错,L就是GM党的。其实这时候矛盾还没太凸显出来,都是后话。

有点乱,那先来说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吧。他俩在老上海都算有名头的人物,一个是地痞老板,一个是家业雄厚事业有成的银行家,认识之前他俩就有些互相看不惯。

这时,有个小无赖在w的赌场里欠了钱,小无赖的担保银行正巧就是L家的银行(ummm自豪的讲,那会儿L家可以说是垄断了上海的经济)。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w就领着一群小伙伴去L的银行喝茶了。

w:“他没钱还我,怎么办?”
L:“你应该去找他。”
w:“他在你这儿投的保,你还有不给他出钱的道理?”
L这时就要转身离开,但是被w拉住了:“二少爷,二大爷,二哥哥,您就给他还了吧,我们这做小本生意的也不容易啊!”

L在家里排行老二,老大是我曾祖父。从我爷爷爸爸的描述和他们的日记风格来看,w应该是那种洒脱不羁风流倜傥沾花惹草不正经的那种,L应该是高冷面瘫不苟言笑为人雅正的那种,L可真是我家家训的活本!没头脑和不高兴!哈哈哈哈哈!

L当然不会就这样给w放钱,w就天天去找他。结果有天L嫌烦了,找到那个欠账的把他扔到w面前,说让他们自己解决,别再来烦他。

“大概就是这意思,那小古板说的文邹邹的挺正经,其实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真是毛病,直接说'别再来烦我'不就成了,这时候还端什么端!但是可真把我笑死了,他那副神态真是绝了,我竟然能把端庄雅正的蓝二少爷逼成这样,我真乃神人也!”

——节选w日记

“无聊至极!”
——节选L日记。从L和w认识之后,L常用的标点符号就多了一个“!”

后来一来二去的俩人就搞上了,在1929年春节。那会儿还没禁止放烟火,于是w就拿了几个闪亮亮可以在手里拿着玩的那种小烟花棒,去L家楼下蹲L。L家一向重视节日的礼节,我曾祖父专门请了w,据说是我曾祖父看出来L的那点小心思了,特意满足他的。那天w是去的最早的,“蹲”这个字我用的特别好,因为w日记里记的就是他蹲在L家大门前等他家开门迎客。

然后表了个白,成了。

这天他们的日记都写着,“乱世之中,可谓人生苦短,不如及时行乐。”

1932年上海沦陷,L举家迁往武汉,w祖籍孝感,但国民政府迁都武汉后他家也到武汉发展了,所以这时候的武汉相当于w的“老巢”。

在武汉发生了挺多事,w的兄弟J是军人,而且是GC党的军,或多或少有些看不惯L家,这是其中一个阻力。但J也影响不了什么,应该说,没有什么人是能影响他俩的感情的。w的日记里记了很多怼J的事儿,日常怼J日常和L秀恩爱,J也在家呆不了几天就要去打仗,好苦啊真的是,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另一个来自家人的阻力是L的叔叔,就说J看不惯资本家(其实w也算个资本家咳咳咳),那L家的资本家当然也看不惯J和w这样的祖上没什么名气的小老百姓。再说,L氏是大家族,也不会容忍二少爷跟一个男的跑了。于是L就为了和w在一起,生生受了几十道戒鞭。

我家现在已经不用戒鞭抽人了,但是它一直摆在我家老祠堂里,要说它有多可怕...这么看吧,过去一百多年了,甚至好几百年了,祠堂的木柱子都修修补补了好几次,那根戒鞭照样完好无损。每年祭祖时会甩戒鞭来教导我们,那piapia声,嘶,真不知道打身上得多疼。而且据说鞭痕还去不掉!
每次我去祠堂看到那根戒鞭,就想到L受的那些鞭子,也许是因为我知道他和w的故事,看到那根戒鞭我就鼻子酸。唉。

接着说,你看啊,第一个山海是党派,第二个山海是家人,第三个山海是真正的山海。

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也就是说两党内战要开始了,这一年w四十岁,L四十二岁,他们已经在一起十七年了。

1946年因为党派问题,二人被迫分开,但这之间依旧有书信往来,直到1949年,GM党大败,逃往台湾,L一家移民M国,至此,书信就送不到了。

杳无音信。

w留在国内,L生活在M国,之间无书信往来。

这段时间,从1949年一直到1969年,二十年间,二人的日记结尾分别是

——“念WY”

——“念LZ”
(缩写)

每篇日记都是。

为什么我说到69年呢,因为在那之后的七八年里,W的日记就像被人监控了一般,都是小红本的内容,在此就不说是什么什么十年了,大家都明白。

那时w被批斗,一是因为他算个小资本家,二是因为他与GM党有来往,是间谍是叛徒。HW兵在他家里搜出了几百封写好了却没寄出去的信,当着他的面全部烧毁。J拼死了保他,好歹把他从死罪缓到了下乡开荒。

w一直是个自豪的人,从小家里也条件也不差,二十多岁更是遇到了一个把他宠上天的人。写到这儿,我突然想到,W的恋人,是L,是一个男人。爷爷和爸爸都没有提到这件事,但我觉得他一定因为这点被人唾骂了。

这真的太残忍了,曾经那么风光的男子,就这样成了过街老鼠。我能想象到,当他被世人唾骂时,他脸上一定挂着若有若无的笑,装得还是那么风轻云淡。就像他跟L分别时他在日记里写的:

“笑的脸都僵了,J都说我没良心,但我确实(黑疙瘩)。就这样,睡了睡了,约好了在梦里找他。”

可能你看到这儿你会觉得,L是个负心汉,抛下了w就一走了之。可他有什么办法,留在国内,说不定哪天神不知鬼不觉就没了,唉。L对w的事也是一无所知的,他字里行间其实都流露出对w的思念和愧疚,L在遇见w之前活得就像个神仙,遇见w之后,他不再普度众生,从此只度w一人。


L刚到M国时,三年之内都没什么作为,并非他不想干,而是那时M国对于Z国人接纳度太低了。我老家,也就是L家祖宅,放了很多东西,其中有个小阁楼,收藏了在国外时的杂志报纸书籍等。那些报纸都少了一个Z国板块,我一直很奇怪它们去哪了,直到有天我打开了存放L物品的阁楼。


大概五年后,时局稍稳,L要回国。但我的曾祖父把他拦下了,应该说,整个家族都不愿意他回去。反抗无效后L被“关”起来了,时时刻刻都有人盯着他。


L又一次强烈要回国的意愿是在他们到M国后的第十七年,他在报纸上看到了文G的消息。他知道,w作为正应该被批斗的小资产小地主阶级,一定不会好过。

曾祖父道:“前几年平安时我都没能让你回去,现在我又如何会让你回去?”

随后便陷入无尽的等待,和被思念、不安、无奈所侵蚀的灵魂。


他回去了又如何?他如果回去了,L在M国打拼下来的家业将全部压在他哥哥身上;他如果回去了,L家百年家业可能毁于一旦,家中先祖不得平安。


所以我说他是伟大的,更是无奈的。所以我觉得,今世真好


76年文G结束,w回来了,这年w七十一岁,L七十三岁。我在w老宅里翻到了这一年w照的照片,比我想象中他二十多岁的那副不羁的样子平静了许多,好残忍啊,竟然把一个这么桀骜的人磨成了这个样子。

1980年,因我的曾祖父去世,L举家从M国回来。这年w七十五岁,L七十七岁。L在老家安葬完曾祖父后,只身去了上海(我爷爷不放心,后来悄悄跟过去了),他去了w以前的赌场,发现已经被拆了,然后,他去了他的银行,他的银行已经改成国家银行了,然后,他遇见了在银行大厅里呆坐着的w。

他们没有问彼此这么多年是怎么过的,也没有问是不是还爱彼此。大概是,有一种爱,就是如此确定,如此的不与朝夕相争,不与过往相念。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直到1990年,我出生了,这一年,w八十五岁,L八十七岁。w享年八十五岁,L享年八十七岁。

父亲说,w经历过文G后身体一直不好,能撑到七十多岁见到了L,又跟他携手又走了十年已经不容易了。L其实能再多活几年的,但是他等不了了,命运已经让他们等了那么久,如果还要生死相隔,就真的真的太残忍了。

我一直觉得和他们有缘,尽管从未见过,他们离开的那一年,正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年,我信命,信鬼神,所以我一直觉得是他们给了我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机会。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他们之间爱得轰轰烈烈,情深似海,命运却给他们开了个玩笑,还好还好,老天有眼,彼此生命中的最后十年还能相伴度过。
望他们来生,再没有那么多阻隔,喜乐安康。

总有一种爱,可越山海。

“海有舟可渡,山有路可行。此爱翻山海,山海具可平。”



end


————————
突然诈尸!
艾玛大半夜的我哭成狗了要
现世真好。

哦对了,答主的名字其实是个亮点哈哈哈哈哈!

谢谢你看到这里

今天又是没有更新的一天!( ̀⌄ ́)
我来艹个存在感哈哈哈哈哈哈哈

果然高估自己了,开学以后太忙了,以后更新随缘,我抽空写抽空更。今晚有个考试,还不知道能不能更嘞..

咀嚼1

学长咀嚼声控叽x学弟ASMR咀嚼声up主羡
起名废..
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祝愉



*ASMR咀嚼音,可在b站搜索视频或在度娘处做科普。
*不是很了解ASMR咀嚼音,只是个声控,我真的爱死咀嚼音了...
*不喜勿喷 谢谢合作 么么唧




1.
“今天要吃的是油炸丸子。”视频里的人嘴唇轻启,轻声说道。

“啊啊啊啊!声线好苏!我的耳朵!”
“新来的,想问这不是咀嚼音吗,怎么这么像色.情ASMR?”
“么么么么!今天也要亲亲小哥哥的嘴唇!”

蓝忘机看着迷妹狂刷的弹幕已有遮挡屏幕的趋势,刚想要关掉弹幕,手却在快要碰到屏幕时停下了。不知怎的,看别人夸这位阿婆主,蓝忘机总有种莫名的自豪感。

还好弹幕只刷了一阵就消停了。阿婆主捏起一块丸子,向摄像头展示两下,放进了嘴里。
“咔呲咔呲”的声音从耳机里钻出来,直钻进蓝忘机的大脑皮层里,蓝忘机觉得后脑勺有些发麻。可阿婆主还觉得不够似的,缓慢移动头部,让收音器全方位收音,不放过听众耳朵的任何一个角落。

“手太好看了吧!!!”
“啊啊啊啊啊好专业的说!头皮发麻啊!”
“妈呀我天啊呼吸不上来了!”
“清流!人家都是吃炸鸡炸洋葱圈的,小哥哥吃炸丸子!”
“看饿了!好酥啊!”
“这是催眠音吗!!!我怎么越听越兴奋!”
蓝忘机决定把弹幕关了,认真欣赏阿婆主吃东西。

蓝忘机是在两个月前接触ASMR咀嚼音的。
那天他无意中点开一个视频,听了不到一分钟,觉得很无趣,不能理解弹幕里哭着喊着太好听了要死了的人是什么心情。刚要关掉时,却被视频下的相关推送吸住了目光——封面是一位只露出嘴的男孩子,嘴咧着笑,举着大拇指,那露出八颗白牙的笑让蓝忘机有些移不开眼睛,于是鬼使神差地,他点了进去。
然后,上瘾了。
蓝忘机这才明白那些哭着喊着太好听了要死了的人,是什么样的心情和感受。
那天晚上他把阿婆主的所有投稿都看了。这个阿婆主人气在圈子里挺高的,一是因为性别,二是因为颜值,粉丝说他即使不看全脸就知道长得绝对不会差;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的咀嚼音:没有吧唧嘴,口水音几乎没有,底噪也几乎为零,在咀嚼音圈里广受好评。

视频里的阿婆主吞下了最后一颗丸子,喉咙摩擦发出“咕噜”一声,然后向镜头挥了挥手,结束今天的视频。
蓝忘机回味过来,刚要点重播,却被一条短息打断了。
“忘机,别忘了明早八点的研讨活动,准备好报告材料,早点休息。”
师命难违,时间也的确不早了,蓝忘机叹了口气,关掉手机乖乖去睡觉了。




第二天蓝忘机到得不算早,活动室里却已经来人了。
那人一头利索短发,舒眉朗目,穿着黑白条纹的T恤,搭了一条干净的蓝色牛仔裤,蜷腿坐在椅子上打游戏。听到开门声,抬起头看向他。
“哦!你是...”那人站起身,“蓝,蓝...”
“蓝忘机。”
“哦对对对!蓝忘机学长!你和你哥哥真的挺像的!我是大一的魏无羡,学长好!嘿嘿...”
蓝忘机颔首,听出他最后那个“嘿嘿”有些端倪,却也没搭理,拉开一个椅子坐下,将包里的材料拿出来整理。
魏无羡在一旁托头看着他,笑眯眯的,不知在想什么鬼主意。过了一会儿,他拿出手机噼里啪啦打了一串信息,发送成功后搬着椅子挪到了蓝忘机旁边。

“蓝学长?”
“什么?”蓝忘机放下手中的材料,认真看向魏无羡。这一眼刚好瞄到魏无羡微扬的嘴唇上,不禁呼吸一滞,总觉得有些熟悉。
魏无羡酝酿了半天,蓝忘机以为他要问什么很难表达的专业问题,于是也认真的等着。
显然,蓝忘机并不够了解魏无羡,魏无羡问道:“学长,你有女朋友吗?”
蓝忘机泄了一半的气,为这个问题和问这个问题的人感到无聊至极,但嘴上还是客气地回答:“没有。”

魏无羡一听,双眼放光,立马来了兴趣。摸出自己的手机,边打开相册边问:“哎学长学长,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喜欢年纪比你小的还是年纪比你大的还是跟你一样大的?”
蓝忘机明显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低头拿起资料,继续做发言前的准备。

魏无羡看他爱答不理的样子,非但没有觉得尴尬,反而更来劲地翻了几张照片出来:“学长,你怎么不理人?哎,学长你看一眼嘛!来来来!看一眼!都很好看的!”
说着,魏无羡把手机凑到蓝忘机眼前。

蓝忘机向后微仰躲开。此时,尽管蓝忘机的教养再好,也受不住身边这个自来熟学弟这样闹。蓝忘机眉头稍皱,推又推不开他,只好低头去看魏无羡手机上的图片。
蓝忘机的脸更黑了。从小到大向来受人尊敬的他,还真没有让谁这么戏弄过,可这个叫魏无羡的学弟偏偏不甘平庸做了这第一人——或许也是最后一人。
蓝忘机有些恼怒斥道:“魏无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学长你,记性不错!你太不经逗了!哈哈哈哈哈哈!”
魏无羡收了手机拍桌大笑,那手机上那是什么清纯学妹的照片,分明是霓虹国某老师无码写真。
“学长你真的跟传说中一样啊!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了学长?不好看吗?”

蓝忘机努力管理着自己的情绪。这时,活动时的门被人撞开,那人怒吼一声:“魏无羡!”
魏无羡还没缓过来劲,笑着说:“怎么都吼我名字,哈哈哈哈你们!你们太!”

来人看清了室内的情况,尤其是看到狂笑不已的魏无羡和脸色发黑的蓝忘机时,瞬间涨红了脸,也不知是嫌丢人还是被气的。
他走到蓝忘机面前,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抱歉学长,他这人就是欠,您别往心里去。我是江澄,也是您的直系学弟。”
说罢瞪了一眼还在捂嘴偷笑的魏无羡。

蓝忘机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魏无羡刚才编辑的短信就是个面前这个叫江澄的学弟发的,大概是什么和自己有关的话,把江澄吓得不轻急忙赶来。蓝忘机觉得有这样一个需要自己擦屁股的朋友,江澄也真是不容易。
蓝忘机不愿跟学弟计较,点点头道:“没事,活动要开始了,准备一下吧。”


活动结束后,魏无羡第一个拽着江澄窜出了活动室,走之前还不忘朝蓝忘机挥挥手:“学长明天见!”
蓝忘机有些头痛。
手机“叮”的一声,他滑开提示,只见阿婆主发了条微博:
“@这个wifi不好连
今天开心!晚上11:30深夜直播!”




TBC
————
短信:
魏无羡:江澄!我见到活得蓝忘机了!真的高冷!看起来真的性.冷淡!你快来!让我先试他一试!
江澄:我r!!!!!!魏无羡你他妈!别惹祸了成吗!



——————
想我了吧!(nigun
谢谢你看到这里,我去听咀嚼音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