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叫琦少吧

万事皆空 阿弥陀佛 恶事退散
立的flag统一不要相信
偏爱论坛体 除主cp外都是杂食
不定时诈尸更短篇
*非cp only账号 谨慎关注 不要骂我

虽然我已经有台版了

但是!!!

简体商志!!!还是令我快洛!!!!!

1314f打卡🙋🏻

失踪人口回来冒个泡

很抱歉啊哈哈前段时间有个联考

然后就去准备集训辽

集训期间我要是有空我就偷偷码字哈

唉一考试就有脑洞 我刚刚又冒了两个:)

深夜趁太太睡了蹭一波太太热度 @爱吃苞米的绿意意 


说的简直太对了 我写《帝国》的时候确实为了赶时间非常慌 所以还是慢工出细活 接下来还是乖乖当我的一小时三百字速的废柴写手吧


啊 我会修的 我好像找到感觉了!

帝国第一Alpha 1

 钢铁A将军叽xA装O援军羡 星际文

*没开过飞船没上过外星没写过星际 请勿考究!

*???我的文笔离家出走了!

*??语法也丢了。

姑且当它是个生贺吧。

 

 

——————

战火还在蔓延。

M星总指挥站弥漫着紧张和焦灼。

M星是B-36星系附属星球,蕴藏着大量新能源革命所需的新型燃料资源。一时之间成为了各星系争夺之物。

三个月前,M星遭受了C-91星系入侵,B星系威廉三世大帝先后三次派兵抵抗,皆全军覆没。无奈之下,只好将军队统帅权交由几大家族之一的蓝家,并特别指定由蓝家二少爷蓝忘机亲自上阵。

但M星这位大帝登基后,担心几大家族军事权力过大危及统治,于是实行了军事改革。集中兵权,实行更戍制来限制军事长官权力。即调兵的没有统兵权,统兵的没有调兵权。

如此政策,使得包括蓝家在内的几大家族十分不满。且不说自己的权力被削弱,这样一来,更是让兵不识将将不识兵,军队战斗力大大下降。

蓝忘机此次率领的是帝国第三军团。

第三军团在帝国内享有“盛名”,倒不是因为它是个全A军团,而是因它广为人知“流氓军团”外号。虽说战斗力一般,算不上精英,但军团里的士兵一个比一个自大,不服管。传说蓝家前辈蓝启仁先生,曾操练过第三军团,不足一月便被气病了。据说他被气晕之前,全不顾蓝家“雅正”礼数,边胡乱指边骂:“你们!你们!连魏无羡都比不得你们!”

蓝忘机率领他们苦战两月有余,算是知道叔父怎么就能被气病了。蓝忘机看不惯第三军团的野蛮土匪做派,第三军团恶心蓝忘机清高自持,哪怕有着帝国军法束缚,下了战场火药味还是足得很。

应帝国军法,此次出战蓝忘机身边只带了两名本家小将,是景仪和思追。

 

“将军,C星系已经攻占了58%的M星土地。”蓝思追推门进来,把显示屏划到蓝忘机眼前。

蓝忘机一身深绿色军装,挺拔端正,肩上别着三星肩章,小腿部分的裤子收进长靴里,大腿处微蓬,却能看出裤子的主人整理裤子时的工整。

他稍稍侧过头,屏幕上的光映在他半边脸上。在蓝光的映衬下,更显出疏冷峻之感。

蓝忘机已然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脸色依旧不好看,问道:“援军到了吗?”

蓝思追道:“应该快了,景仪去......”

“将!将军!”正说着,指挥站的大门被猛地打开,蓝景仪气喘吁吁地扶着门,有些没底气,“援军,援军到了!”

指挥站内瞬间炸开了锅。

这两个月里,苦战的不只是蓝忘机,当然还有第三军团的士兵们。敌军派出的是他们的精英部队,反观自己却是正在磨合期的、且将军士兵互相看不顺眼的临时军队,这两个月下来,着实难熬。

第三军团的团长阿铎是个身材魁梧的壮汉,此刻听了消息啪地扔掉手里的枪,欢呼道:“天啊!天啊!终于来了!干他娘的!终于来了!!”

小个子阿山紧随其后:“我们有救了!哈哈哈哈我们有救了!”

随即,反应过来的众人一片雀跃。

蓝忘机习惯了这群人的吵嚷,接着问道:“人呢?”

蓝景仪却面露难色:“只有...一个。”

正在众人震惊之时,指挥站的门又开了。两个医疗兵架着个伤员进来了。那伤员半低着头,左腿微屈着,似是不能走路了。身上的作战服被血浸得陆离,头发也乱糟糟的。他一进来,一股Omega的巧克力信息素味缓缓散开,在场的Alpha们都微一愣神。

医疗兵都是Beta,不可能飘这种信息素味。

所以......

“操你妈的!送来个Omega?”阿铎率先不满道。

以冷静著称的尚哥也崩不住了,难以置信道:“这谁?”

阿佐左脸上有道伤疤,此时那道疤显得更深了些:“这谁!?”

“嗯…是个...Omega。他飞船坏了,是在半路被我们捡到的。”蓝景仪艰难地说完剩下的话。

那被支着的Omega虚弱地抬起头,打了个招呼:“嗨,你们好。”

长得端端正正,蓝忘机有些吃惊,来人并不像他印象中Omega们那样娇小柔弱,相反,他面容还有些硬气。

但他语气吊儿郎当的,像是完全没把在场的人放眼里。第三军团的直A癌们看他这“半点没有当O的羞耻心”的样子,火气立马往脑门上窜。

蓝忘机没给他们时间发作,道:“既然让他来,就有道理。确认身份了吗?”

蓝景仪点头道:“一条龙的,确认过了。”

“你叫什么?”蓝忘机问道。

“魏...远道。”

“......”

沉寂过后,第三军团在场的几人又沸腾起来了。

阿山两眼放光:“姓,姓魏吗!!”

“喂,阿山,清醒一点,他肯定和那位大人没关系。”一人抱着手臂,出言嘲讽道。

阿佐不屑地打量着被人搀扶着的“魏远道”,接过了话茬:“是啊,从B系主星到M星能有多远,飞船都能开坏。”

尚哥道:“那位大人怎么可能有这种菜鸡亲戚?阿山,你这迷弟当的,当傻了?”

阿山骂了回去,把“魏远道”从头到脚打量个遍:“也是,那位大人要是真来了,我非跪下叫爸爸不可。”

 

被架着的“柔弱小O魏远道”一声不吭,心里却暗笑,不好意思,你爸爸我就在这儿呢。

人们口中的“那位大人”魏无羡,是活在八大星系传说中的人物,被誉为“帝国第一Alpha”。因年少时孤身一人炸了A星系整个主星连带着其三个高级卫星城而一战成名。却没人见过他真容,只知他与江家家主,星际一级药剂师江澄关系甚好,于是在每次有江澄出席的星际大会上,总有一群人围着江澄,试图与他搞好关系以一睹“那位大人”的真容。江澄被烦得不行,最后干脆什么都不出席了,只是用投屏给大家打个招呼。

这群人不知道的是,他们日思夜想的“那位大人”,就是次次随江澄出席会议,被他们吐槽吃最多辣酱的“美男小跟班”。

自A星一战后,应江澄要求,魏无羡在家做出了“深刻反省”,并向江澄呈交了从信息库拼接出来的“不应不服从指令擅自行动”的三万字检讨,并承诺以后绝不乱出风头——可能;乖乖顶着“帝国第一Alpha”的头衔在家吃喝玩乐——没意外的话。

然而,就在半年前,魏无羡发现蓝家老二蓝忘机空降宇宙热搜榜,点进去一看,万千少男少女,甚至是高级媒体都在讨论:蓝忘机和魏无羡,谁才是帝国第一Alpha。

原来,在不久前的某次反侵略战争中,刚刚成年还未能熟练控制信息素的蓝忘机,情急之下一不小心过度释放了信息素。一瞬间,方圆几百里内,臣服的臣服,发情的发情,好不热闹。虽说遭到了星际反信息素压制联盟的强烈批评,蓝家与蓝忘机本人也对此事发表了深刻检讨,但丝毫不影响吃瓜群众搞事。

魏无羡炸A星时还未成年,只能确定第二性征是Alpha,但无法释放信息素,至今也没有人领回过他帝国第一Alpha信息素的能力。照他自己的话来说,他能获得如此“殊荣”完全是凭借自己的真本事。

但蓝忘机就不同,他这个头衔,说第一就是第一。毕竟第二性征显现之后,人类已经有很久没有感受过这么狠的压制了。

魏无羡觉得不行。

自己还没释放过信息素,人们就这样把头衔让给蓝忘机简直太不可理喻了,刚巧M星事件迟迟得不到解决。魏无羡便死缠烂打江澄,求江澄让他前去支援。江澄受不住他蹩脚的撒娇技术,给他配了个腻到不行的巧克力味Omega信息素,把他扔去“打探敌情”了。

至于打探的到底是什么“敌情”,魏无羡表示就不方便透露了。

 

阿山把话题终结了,一时间指挥站内陷入了沉默。

他左看看右看看,再瞄一眼蓝将军,清了清嗓子,小心翼翼地打破沉默:“他一个O,住哪?”

蓝忘机环视一圈指挥站内众人精彩纷呈的表情,略一思考,道:“医疗所。”

“不行不行不不不不!!!”阿铎挥着胳膊拒绝,“那儿离我太近了,谁知道这个小东西会不会给我添什么乱。”

魏无羡听了他的话暗暗嗤笑,心想这第三军团的直A癌真不是盖的。

蓝忘机不想同他争辩,妥协道:“我那层还有几个空房,先让他去那儿吧。”

阿铎听了这话,嘴角往下一拉,再一蹙鼻,阴阳怪气道:“哟蓝将军,够正直,在下佩服,那血味儿浓的,也就您受得住了。”

蓝忘机只扫他一眼,阿铎乖乖闭了嘴,做了个“您随意”的表情。蓝忘机不再理他,吩咐景仪带“魏远道”去挑房间。

蓝思追皱皱眉,听阿铎这样说于是有些生气,又见自家将军没有阻止自己的意思,便道:“血很快就止住了,再传到蓝将军那儿,也没什么味道了。”

蓝景仪边推开门边接道:“就是,也就别有用心的人能闻见了。”

这两个月下来,两位小朋友将蓝家家规忘得差不多了。蓝忘机开始时还次次阻止,但相处下来,种种原因,他也不怎么管了。

阿铎做了个蹙眉的表情,不敢多说什么。尽管蓝景仪和蓝思追比自己年龄小,但按军令他们是自己的长官,不敢和他们真吵起来。

 

蓝景仪带着魏无羡去了三十三楼,指着最里面的那间房道:“喏,那是蓝将军的屋,不能挑,其他你随便。”

那阿铎惹人厌是一回事儿,但他这一闹,魏无羡本还要绞尽脑汁想怎么才能接近蓝忘机,这下好了,自己就跟他住一块。于是直楞楞指向蓝忘机旁边那间房:“我要那个!”

蓝景仪脸色一下子变了,道:“不行!虽然我家将军不会行不耻之事,但你多少还是会影响他的!”

魏无羡心道这小孩真好玩,故意伸出手去戳他的脸:“看不出来啊小朋友,你也有直A癌?”

他第一次装O,还不熟练,没注意到自己的指尖沾了点血,血里散着股淡淡的巧克力味。蓝景仪脸腾一下红了,慌忙挥开他的手,结巴道:“反,反正就是不行!”

说罢,又把魏无羡推到Beta军医身上,摸钥匙打开中间的一间房,道:“你,你先进去收拾一下,一会儿下来吃晚餐!”

魏无羡数了数,发现自己这间房与蓝忘机那间只隔了两扇门,还挺近,便也不挣扎了,由着军医把自己往里带,含糊交代道:“哎!给我推个便行器来,我走不了路啦!”

蓝景仪气道:“你不能用纳米分子治吗!”

魏无羡眨眨眼,无辜道:“诶油,那是你们Alpha用的啦,我这种柔弱小o用不了的啦。”

蓝景仪把想说的话生生憋回腮帮子里,直吼出一声:“好!!!”

就转身冲了出去。

魏无羡看着他跳脚离去的背影,笑倒在床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呦我天!我不会把这小孩逼得恐o了吧!”

再一回头,却看随行军医还在那儿站着。魏无羡本就是军人出身,敏感地觉得有些不对,微微把身子支起来,问道:“你怎么不走?”

军医还是那副处变不惊的样子,战得笔直,左手扶了扶鼻梁上架着的方框眼镜,语气有些无奈,答道:“我先帮您处理一下伤口。”

这个理由一点问题都没有,纵然魏无羡觉得军医百般不对劲,却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只得平躺在床上,一副任君宰割的样子,道:“啊——谢谢,那快点吧,我还想睡个觉。”

军医恭敬的点头应下,帮他包扎了伤口,处理好腿上的伤,又陪他清洗一番,随后拿上自己的医药包便要出门。

魏无羡斜躺在床上假寐,等着军医出去,却迟迟不见动静。他把眼睛睁开一条小缝,见军医把手放在门把上,正迟疑着什么。

魏无羡故意翻了个身。

果然,军医听见动静,回过神来,转身对魏无羡道:“他们不是什么好人,你小心一点。”

随后立马拉开门,也不管魏无羡听到了没,就好像自己刚刚只是随口发了句不愿让上司听见的牢骚般,轻轻关上门迅速离开了。

魏无羡眯眯眼,这位军医莫非是受过这群Alpha的什么什么对待?还是他和那群天生看不起Omega的直A们一样,天生看不起Alpha?

如果军医先生没跟他说后来那句话,他也许就单纯认为军医只是有什么焦虑障碍,但那句话着实是太有趣了。

嗯,魏无羡点点头,这地方好啊,不虚此行。

 

晚些时候,几个小士兵来敲门请他去吃饭,魏无羡坐上悬在半空的便行器,由他们引着去了餐厅。

不得不说,装o真的很快乐,尤其是装生病的o。腿瘸了就是瘸了,就是治不好,怎么都治不好,柔柔弱弱的,除了偶尔要遭到性别歧视意外,的确是很轻松很快乐了。

魏无羡驾着他的新宠小坐骑晃进了餐厅,见位置差不多满了,心说真是天助我也,便晃晃悠悠去了蓝忘机那一桌。那一桌还是那几个人,蓝忘机和他家两个小孩,阿铎,阿山,尚哥,和阿佐。

看来这几个人就是军团的核心人物了。

魏无羡嘻嘻一笑,晃到蓝忘机和蓝思追中间,给自己挤出个位置来。

“你!你你你!你干嘛坐这儿啊!”另一边的蓝景仪惊道。

“景仪,不可无礼。”蓝忘机淡淡道。

魏无羡做了个委屈巴巴的表情,故意娇嗔道:“啊呀,都是Alpha,我一个柔弱小o,能坐哪啊?而且,我好歹也是政府派来的援军,不能坐主桌吗?”

魏无羡在这之前接触的Omega的确很少,他对Omega似乎也存在着一定的误会,并不是每个Omega都要捏着嗓子说话的。然而,显然,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桌的Alpha也都没怎么接触过Omega,魏无羡这般蹩脚的演技也就这么蒙混过去了。

阿铎拍桌道:“操!这饭没法吃了!和Omega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简直有辱我威名!”

这病患,真是越逗越上瘾。看他被恶心的跳脚就莫名有种帮助Omega打抱不平的快感。

魏无羡此生最好挑事儿,尤其是挑这种“能奈我何”的事儿。呵呵一笑,便把胳膊支在桌子上,撑着脑袋,慢悠悠挑眉:“嗯?”

“操!恶心!”阿铎挤出三个字来,把筷子一摔,换到别桌去了。

其他几人也不爽,但碍于蓝忘机在这儿坐着,也不敢发作。此刻见老大离开了,仿佛得到天神的赦免一般,争着抢着离开凳子,跟着走了。

魏无羡怕把他们气坏了,只好把脑袋埋在手臂里头笑。

蓝忘机嗅觉一向很好,魏无羡一过来,他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巧克力味立马钻过来了,惹得他有些耳朵红。

此刻他见魏无羡埋着头,肩膀一耸一耸的,以为他受了委屈,难过了,斟酌着开口道:“魏先生,他们本就如此,不必与他们计较。”

“哼哼哼哈哈哈哈!我没事哈哈哈哈!”魏无羡终于忍不住了,从胳膊肘里抬起头大笑,一手随意搭上了蓝忘机的肩,“哈哈哈哈哈!他们太好玩了吧!”

蓝忘机感受到左肩一沉,不自觉地呼吸一滞,想偷偷把自己的肩膀挪开,谁知搭在自己肩头的手也跟着自己的肩膀移动,弄的蓝忘机好不尴尬。

蓝思追:“魏,魏先生...”

蓝景仪:“魏远道!!”

魏无羡这才缓过神来,想起来自己现在是个Omega,赶紧要把手收回来,却见蓝忘机耳朵已经涨红了。

魏无羡那是什么人,见到此番光景,怎么可能让自己错过这个调戏纯情小A的机会,悠悠把手伸向蓝忘机的耳垂:“啊,蓝将军,您耳朵怎么....”

“无事!”蓝忘机提高了声音,躲开他的手。

再看似是被吓愣了的柔弱小o,自知丢了礼数,赶忙补充道:“抱歉。”

“没事,咳咳,没事。”魏无羡把手收回来,闷笑道。

他想,想不到顶着“帝国第一Alpha”头衔,在战场上释放了超强信息素的蓝二少爷是个这么纯情的人。魏无羡心里的小邪火微微窜起了苗。

 

魏无羡对伙食很不满意,也不知道是军中没有供应还是怎的,不放辣椒就算了,竟然连盐都舍不得放,让魏无羡觉得这饭菜根本咽不下去。

胡乱塞了几口填饱肚子,便开始思念家里舒适的生活,又觉得无聊,秉着我没吃好饭也不能让你吃得开心的原则,扫了眼阿铎一行人的方向,心生一计,开始作妖。

他摸摸载着自己的小飞椅:“啊呀。”

蓝忘机放下餐具,用纸巾按了按嘴角,问:“什么事?”

魏无羡想起以前勾引过江澄的漂亮小o,学着她的动作,故意低头勾扭着衣角:“我,我想我的小苹果了。”

“什么?”蓝思追问,“魏先生,您想吃苹果吗?”

魏无羡道:“不是,是我的爱宠,我有点想他了。”

隔壁桌的阿铎听到了,实在忍不了了暴走道:“操你妈的魏远道!你恶不恶心!你第一性征是什么!啊!你是个娘们吗唧唧歪歪!操你妈的!操!!操!!!”

魏无羡没想到阿铎反应这么大,再转头看看同样面露尴尬的蓝忘机,心里一咯噔,想,我是不是演过了???

这么一想就不自觉地喃喃出声:“我也是第一次演Omega啊老哥,给点关爱好吗。”

蓝忘机没听清他说什么,以为他有什么事,便侧过头,凑近了一些,问:“什么第一次?”

他身上带着一层薄薄的檀香,也许是Omega信息素涂得多了,魏无羡竟觉得被Alpha信息素包围让他有些心慌,干巴巴应道:“啊,没,哈哈,没,不是,没事啊,吃饭吧,吃饭。哈哈哈!”

阿铎骂了声娘,披上大衣愤然离开:“操你大爷!吃个屁!恶心死了!不吃了!”

蓝忘机又坐正了回去。那阵有着青木芬芳的味道终于慢慢散去,魏无羡当机的大脑也终于缓慢的重启。

魏无羡心想:好嘛,第一就是第一,好闻得很。

 

直到跟着蓝忘机一行人回到房间,魏无羡都是神游着的。

他一边深刻检讨着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把自己从小到大接触的为数不多的、各种影视作品里演的omega们的形象在自己脑海里过了个遍。决定今晚回去好好要给自己定个人设。

又一边回味着蓝忘机信息素的味儿,暗自琢磨着自己会是个什么味。又骂江澄做的什么狗屁信息素,竟然还有这么严重的副作用,让自己一个“帝国第一Alpha”对Alpha的信息素心慌。


蓝忘机却以为他心里不好受。

蓝忘机也没接触过多少omega,凭着自己天生的A对O的保护欲,和身为将军的责任感,对这位刚来军中的援军“魏远道”表示深深的担忧。

回房间里洗过澡,坐在床上再三斟酌,叹了口气,一是不想在晚上去打搅别人,再来自己也非多管闲事之人,便要睡下。

但一扭头,突然闻见自己左肩上飘来极细的香甜,还带着些醉人清酒的香味,那热气从心底一点一点爬上自己的耳根子来。

最终,蓝忘机还是敲响了魏无羡的房门。

 


tbc

—————

*更戎制,参考宋朝军事改革,部分介绍性句子摘自北师大版高中历史选修1

*帝国制度设定,介于联邦制和邦联制之间,地方权力不算小,中央也不弱

*ABO世界观各有不同请勿对比,具体我也解释不清大家自己悟吧(?)

*人设相比原著做了微调比如蓝忘机和蓝景仪蓝思追的年龄差

其实本来生贺是另一篇的。哈哈。种种原因。吧。

这篇应该是挺长的,希望我不会推更:)

阿羡生日,就挑战一下自己啦。

写前部分的时候一直找不到感觉,希望诸位包容。

毕竟高三狗已经很久没读过书了:)

谢谢你看到这里。

 

“羡羡几岁啦?”

“三岁~”

三!岁!!!!!!

我的宝贝!!!!!三岁啦!!!!

魔道!!三年啦!!!!!!!!




有很多很多话想说啊

唔。他们或许真的不够好

但是。

这本书真的给我带来太多了,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才好。

才发现,原来“喜欢”可以这么纯粹,原来“喜欢”真的是一场双标。


继续肝生贺呀。

是!是仓鼠!

一发完 阿羡生贺第一弹!

暗戳戳喜欢小仓鼠叽x可可爱爱仓鼠精羡

看设定就知道会ooc

*沙雕脑洞罢辽 没头没脑小甜甜文

*没养过仓鼠不宜考究谢谢🙏🏻

*为什么写的这么简单呢,因为我不会画画。

*代词都用了“他”,请不要惊慌。



——————


蓝忘机正在看小仓鼠钻衣服的视频时,门铃响了。


打开门,是对门江家的小姐姐。她拎着两个仓鼠笼子。

“您好,那个...可以帮我照看一只仓鼠吗?他和晚吟总打架......”小姐姐说话柔柔的,听着很舒服。

蓝忘机看清了笼子,里面的两只小东西正隔着笼子呲牙。

噫,吓人得很。

此时蓝忘机脑中刷过了“可爱可爱可爱可爱”“想养想养想养想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可以养仓鼠喽”等无数条弹幕。但他脸上依旧面无表情,冷静得很。

他点点头,接过了小姐姐递来的笼子。

小姐姐道了谢,转身回了屋子。


蓝忘机把笼子举到眼前。

是一只灰黑色的小仓鼠,脖子下面有一撮红毛毛。他大约还在跟那只灰紫色的仓鼠置气,腮帮子一忽闪一忽闪的。

可!爱!暴!击!

蓝忘机想到了他常在仓鼠视频底下评论的那个心脏被击中的表情包,太真实了,就是现在他的真实心理。

蓝忘机带上门坐回了客厅,把仓鼠笼子放在桌子上。

手机里还自动循环着小仓鼠钻衣服的视频。

他把手机摁回了主页。

呵,现在我也是有仓鼠的人了。

蓝忘机小心翼翼地把笼子门打开,手自然地搭在了离小门不远的地方。那只仓鼠一拱一拱的,探出了头,左嗅嗅,右嗅嗅,试探了一番终于把身子挪出了笼。

他趴在桌上愣了会儿神,便向蓝忘机的手指贴过去。

“叮——您和小仓鼠已完成对接!”蓝忘机听见自己脑内这样提示。

仓鼠蹭着他的手,毛绒绒的,有点痒,有点...难以呼吸。


门铃又响了。

蓝忘机把仓鼠放在自己手心里,去开门。

还是江家的小姐姐。

小姐姐看他托着小仓鼠,噗哧一声,捂着嘴笑:“呀,阿羡这么亲你呀?”

叫阿羡的小东西好像听懂了,似乎有些害羞,把脑袋往蓝忘机手指缝里拱了拱。

小姐姐说:“刚刚忘记和你说了,他叫阿羡。”

“阿羡?”蓝忘机重复道,他记得江家小表弟也叫这个。

小东西又拱了拱他的手指。

“嗯,也可以叫他魏婴哦,他都会应的,”小姐姐伸手顺了顺仓鼠毛,“哦对,别让他塞太多东西进嘴里,他会忘记吃,这样就容易得颊囊炎。阿羡怕医生的。”

小姐姐又说了些注意事项,蓝忘机一一记下。道了别,关上门,他把仓鼠拎出来,让他朝着自己。

“阿羡?”他叫道。

小仓鼠微微抬起身,小眼珠子看着他。

“嗯...魏婴?”

蓝忘机觉得这家人确实很喜欢小动物,还要给小仓鼠起这么多名字。

小仓鼠听蓝忘机叫他名字,歪了歪头。

“你喜欢哪个?”

“吱吱”两声,又转了个圈。

蓝忘机轻笑一声:“那还是叫阿羡吧。”

小仓鼠看他笑了,“吱”地假晕过去。


给小仓鼠置办置办东西,再收拾收拾,转眼就到了睡觉时间。

蓝忘机要把仓鼠放进笼子里,他却死活不肯进去,用小小的身子抵着门。蓝忘机舍不得用劲挤他进去,便松了力,把他托起来,喃喃问道:“不进去吗?”

小仓鼠委屈巴巴地蹭着他的手心。

蓝忘机心里也跟着痒,无奈地叹了口气:“那在我枕头边睡,不许乱跑。”

便把他放在枕头边。

小仓鼠很开心,转了两圈,蹦跶了两下。

蓝忘机脑内弹幕:窒息窒息窒息窒息窒息窒息窒息!!!


那天晚上,蓝忘机做了个梦,梦见睡在自己枕边的不是仓鼠,而是个少年。

那少年眉清目秀,俊朗得很,还有些眼熟,正盯着他看。见他醒了,叫道:“二哥哥?”

蓝忘机把目光往下移,见那少年竟是、竟是,裸着的!

再、再往下一点......

他听见自己做了个吞咽动作。

哗——

梦醒了。

小东西还是那个小东西,正窝在他颈窝里睡呢。

他也想起来梦里的少年是谁了。

是对门家的小表弟啊。

虽说,因小表弟有些可爱,自己有些些些动心,但也,也不至于做这样的梦吧。

蓝忘机自己整了个大红脸。

真是...真是...不知羞耻!!


蓝忘机下班回家,发现家里变得乱糟糟的。地上都是些碎屑。

推开书房的门,地上堆着一片一片的废纸。蓝忘机从“废墟”里刨出了正抱着一张卡纸磨牙的小仓鼠。

“你...”蓝忘机把他拎起来,皱眉道,“仓鼠都像你一样闹腾吗?”

小东西被拎着,提着前肢,一动不动的,看起来还有些“我就是这么独一无二”的自豪感。

总归,还是乖巧得很,足以让蓝忘机心软。

蓝忘机把他放回手心里,小仓鼠闷着头抖了抖,蓝忘机以为他吓着了,心里剩的那一点火气也彻底没了。

回屋翻出给他买的磨牙玩具,一点没动。

蓝忘机用手不轻不重点了点小仓鼠的屁股:“你呀。”

那小东西先是一愣,随机扭过身来追着蓝忘机的手指要咬。

蓝忘机笑了笑,赶紧给他顺毛。


第二天,蓝忘机给他买了些磨牙小零食。为了防止他一直往嘴里塞,蓝忘机算好了量,把剩余的放进抽屉里。这样几天,家里的环境大大改善。

但渐渐的,蓝忘机发现,小东西的腮帮子越来越鼓。一检查抽屉,果然在侧面发现了个洞,刚好能让仓鼠挤进去。

“想去看医生吗?”蓝忘机威胁他。

小仓鼠浑身一颤,跳下了蓝忘机的掌心,钻进柜子后面的缝里了。

蓝忘机吓了一跳:“阿羡?”

还好他是蹲着的,手里地面不高,他的小阿羡好像没摔着,只是躲在后头怎么哄也不出来了。

“好,不看医生,出来吧。”蓝忘机道。

小仓鼠这才探出个头。

蓝忘机戳了戳他的脑袋:“挺通人性。”


斟酌一番,蓝忘机托着仓鼠敲响了隔壁的门。

开门的是江家的弟弟,蓝忘机说明来意,弟弟没急着接过仓鼠,而是仰着脸对趴在蓝忘机手心里的仓鼠冷笑:“哟魏无羡,你也有今天,啊不,你又有今天了。”

仓鼠对着他艰难地呲了呲牙。

蓝忘机微微皱眉,对弟弟的态度有些不满。

弟弟把仓鼠拎过来,对蓝忘机道:“你回去等一下吧,我让我姐治他。”

见蓝忘机点头,弟弟便把门关上了。

大约一小时,弟弟过来敲门。

“好了,最近就让他吃流食吧。”

“流食?”

“嗯,没事,死不了。”

蓝忘机觉得自己果然和江家弟弟说不了话。


第二天,蓝忘机需要出席一个小型商业聚会,但他担心把仓鼠一只鼠放家里,他又往嘴里塞东西。

显然,蓝忘机已经忘了笼子的存在。

想了想,还是把仓鼠放在了衣服口袋里。

他拍了拍口袋,安抚道:“乖一点,我们早点回来。”

到了会场,露个脸,与几个来攀谈的小老板说了几句,蓝忘机便去与哥哥商量能不能先走。

蓝曦臣对弟弟早退的请求很是惊讶,印象中除了什么大事,弟弟很少说要早退。又见他左边衣服口袋一拱一拱的,忽地探出来个仓鼠脑袋。

“忘机养了仓鼠?”蓝曦臣问。

蓝忘机点点头。

他们身旁围着的合作伙伴很惊讶,想像不到蓝家二公子是会养宠物的人。

“那恭喜了。”剩下的话蓝曦臣没说,怕让自家看着冷漠其实超级喜欢小仓鼠的弟弟丢面子。

“朋友家的,刚好养几天。他病了,我想带他早点回去。”蓝忘机道。

蓝曦臣点点头:“嗯,既然如此就早点回去吧。忘机有他陪着,心情的确好了不少。”

合作伙伴再次惊叹于读弟机的神奇。


后来的几天,蓝忘机觉得有些奇怪。抽屉里的小零食越来越少,但检查小仓鼠的腮帮子却没什么新伤,伤口甚至快要张好了。

这天蓝忘机下班早,比往常提前了快一小时回家。

打开门,却见一个穿着他睡衣的少年正支着腿坐在沙发上啃仓鼠零食。

“阿...羡?”蓝忘机认出他是对门家的表弟,迟疑地叫道。

他又想,怪不得这几天睡衣总是被胡乱扔在床上,完全没了他早上出门时整齐的样。

“哎呀,你回来啦?哈哈哈你回来的挺早哈。”魏无羡停下了啃零食的动作。

慌张。魏无羡想。

“你......”

“哎,你没认出我呀?”

“我......”

“干嘛,和我睡了那么多天,这就不认我了?”

“你......”

“嘭”一下,魏无羡变回了仓鼠。

又“嘭”一下变了回来。

“认得我了吗?”假装委屈巴巴。

“你不是......”

“对,你对门家的表弟,是我。”

“你们......”

“是可爱的仓鼠,精。”

“建国......”

“是是,建国后不许成精,但我是建国前成的精。”说罢,魏无羡想了想,“你不会嫌我年纪大吧?”

蓝忘机真实呆滞。

魏无羡这下真的委屈巴巴了,问:“你还要我吗。”

蓝忘机心道,你不仅是我可可爱爱小仓鼠,还是我心心念念小表弟,请问我有别的选择吗。

于是他招了招手:“过来。”



END

—————————

耶!!!我肝完了!!!!!

啊啊啊啊啊脑补蓝忘机喊“阿羡”我就一个回旋加速度花样上天爆炸啊啊啊啊!!!!!

*考试前脑洞泛滥

*希望我不会把今年的生贺拖成明年的x

谢谢你看到这里。


第四十一个

看了一半 手机没电了

他真的很迷人

整部无双我的眼里只有复问。

我。真是。

一点也不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