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叫琦少吧

淡圈||宠辱不惊,随遇而安
产粮龟速,谨慎关注
忘羡/薛晓/凯源/青黄/还有啥现在想不起来
此号主产忘羡,可能会有薛晓
假装是高冷其实只是尴尬癌+眼瞎+肾虚
但是
为了看到这行字的你
我会努力的♡

咀嚼1

学长咀嚼声控叽x学弟ASMR咀嚼声up主羡
起名废..
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祝愉



*ASMR咀嚼音,可在b站搜索视频或在度娘处做科普。
*不是很了解ASMR咀嚼音,只是个声控,我真的爱死咀嚼音了...
*不喜勿喷 谢谢合作 么么唧




1.
“今天要吃的是油炸丸子。”视频里的人嘴唇轻启,轻声说道。

“啊啊啊啊!声线好苏!我的耳朵!”
“新来的,想问这不是咀嚼音吗,怎么这么像色.情ASMR?”
“么么么么!今天也要亲亲小哥哥的嘴唇!”

蓝忘机看着迷妹狂刷的弹幕已有遮挡屏幕的趋势,刚想要关掉弹幕,手却在快要碰到屏幕时停下了。不知怎的,看别人夸这位阿婆主,蓝忘机总有种莫名的自豪感。

还好弹幕只刷了一阵就消停了。阿婆主捏起一块丸子,向摄像头展示两下,放进了嘴里。
“咔呲咔呲”的声音从耳机里钻出来,直钻进蓝忘机的大脑皮层里,蓝忘机觉得后脑勺有些发麻。可阿婆主还觉得不够似的,缓慢移动头部,让收音器全方位收音,不放过听众耳朵的任何一个角落。

“手太好看了吧!!!”
“啊啊啊啊啊好专业的说!头皮发麻啊!”
“妈呀我天啊呼吸不上来了!”
“清流!人家都是吃炸鸡炸洋葱圈的,小哥哥吃炸丸子!”
“看饿了!好酥啊!”
“这是催眠音吗!!!我怎么越听越兴奋!”
蓝忘机决定把弹幕关了,认真欣赏阿婆主吃东西。

蓝忘机是在两个月前接触ASMR咀嚼音的。
那天他无意中点开一个视频,听了不到一分钟,觉得很无趣,不能理解弹幕里哭着喊着太好听了要死了的人是什么心情。刚要关掉时,却被视频下的相关推送吸住了目光——封面是一位只露出嘴的男孩子,嘴咧着笑,举着大拇指,那露出八颗白牙的笑让蓝忘机有些移不开眼睛,于是鬼使神差地,他点了进去。
然后,上瘾了。
蓝忘机这才明白那些哭着喊着太好听了要死了的人,是什么样的心情和感受。
那天晚上他把阿婆主的所有投稿都看了。这个阿婆主人气在圈子里挺高的,一是因为性别,二是因为颜值,粉丝说他即使不看全脸就知道长得绝对不会差;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的咀嚼音:没有吧唧嘴,口水音几乎没有,底噪也几乎为零,在咀嚼音圈里广受好评。

视频里的阿婆主吞下了最后一颗丸子,喉咙摩擦发出“咕噜”一声,然后向镜头挥了挥手,结束今天的视频。
蓝忘机回味过来,刚要点重播,却被一条短息打断了。
“忘机,别忘了明早八点的研讨活动,准备好报告材料,早点休息。”
师命难违,时间也的确不早了,蓝忘机叹了口气,关掉手机乖乖去睡觉了。




第二天蓝忘机到得不算早,活动室里却已经来人了。
那人一头利索短发,舒眉朗目,穿着黑白条纹的T恤,搭了一条干净的蓝色牛仔裤,蜷腿坐在椅子上打游戏。听到开门声,抬起头看向他。
“哦!你是...”那人站起身,“蓝,蓝...”
“蓝忘机。”
“哦对对对!蓝忘机学长!你和你哥哥真的挺像的!我是大一的魏无羡,学长好!嘿嘿...”
蓝忘机颔首,听出他最后那个“嘿嘿”有些端倪,却也没搭理,拉开一个椅子坐下,将包里的材料拿出来整理。
魏无羡在一旁托头看着他,笑眯眯的,不知在想什么鬼主意。过了一会儿,他拿出手机噼里啪啦打了一串信息,发送成功后搬着椅子挪到了蓝忘机旁边。

“蓝学长?”
“什么?”蓝忘机放下手中的材料,认真看向魏无羡。这一眼刚好瞄到魏无羡微扬的嘴唇上,不禁呼吸一滞,总觉得有些熟悉。
魏无羡酝酿了半天,蓝忘机以为他要问什么很难表达的专业问题,于是也认真的等着。
显然,蓝忘机并不够了解魏无羡,魏无羡问道:“学长,你有女朋友吗?”
蓝忘机泄了一半的气,为这个问题和问这个问题的人感到无聊至极,但嘴上还是客气地回答:“没有。”

魏无羡一听,双眼放光,立马来了兴趣。摸出自己的手机,边打开相册边问:“哎学长学长,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喜欢年纪比你小的还是年纪比你大的还是跟你一样大的?”
蓝忘机明显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低头拿起资料,继续做发言前的准备。

魏无羡看他爱答不理的样子,非但没有觉得尴尬,反而更来劲地翻了几张照片出来:“学长,你怎么不理人?哎,学长你看一眼嘛!来来来!看一眼!都很好看的!”
说着,魏无羡把手机凑到蓝忘机眼前。

蓝忘机向后微仰躲开。此时,尽管蓝忘机的教养再好,也受不住身边这个自来熟学弟这样闹。蓝忘机眉头稍皱,推又推不开他,只好低头去看魏无羡手机上的图片。
蓝忘机的脸更黑了。从小到大向来受人尊敬的他,还真没有让谁这么戏弄过,可这个叫魏无羡的学弟偏偏不甘平庸做了这第一人——或许也是最后一人。
蓝忘机有些恼怒斥道:“魏无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学长你,记性不错!你太不经逗了!哈哈哈哈哈哈!”
魏无羡收了手机拍桌大笑,那手机上那是什么清纯学妹的照片,分明是霓虹国某老师无码写真。
“学长你真的跟传说中一样啊!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了学长?不好看吗?”

蓝忘机努力管理着自己的情绪。这时,活动时的门被人撞开,那人怒吼一声:“魏无羡!”
魏无羡还没缓过来劲,笑着说:“怎么都吼我名字,哈哈哈哈你们!你们太!”

来人看清了室内的情况,尤其是看到狂笑不已的魏无羡和脸色发黑的蓝忘机时,瞬间涨红了脸,也不知是嫌丢人还是被气的。
他走到蓝忘机面前,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抱歉学长,他这人就是欠,您别往心里去。我是江澄,也是您的直系学弟。”
说罢瞪了一眼还在捂嘴偷笑的魏无羡。

蓝忘机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魏无羡刚才编辑的短信就是个面前这个叫江澄的学弟发的,大概是什么和自己有关的话,把江澄吓得不轻急忙赶来。蓝忘机觉得有这样一个需要自己擦屁股的朋友,江澄也真是不容易。
蓝忘机不愿跟学弟计较,点点头道:“没事,活动要开始了,准备一下吧。”


活动结束后,魏无羡第一个拽着江澄窜出了活动室,走之前还不忘朝蓝忘机挥挥手:“学长明天见!”
蓝忘机有些头痛。
手机“叮”的一声,他滑开提示,只见阿婆主发了条微博:
“@这个wifi不好连
今天开心!晚上11:30深夜直播!”




TBC
————
短信:
魏无羡:江澄!我见到活得蓝忘机了!真的高冷!看起来真的性.冷淡!你快来!让我先试他一试!
江澄:我r!!!!!!魏无羡你他妈!别惹祸了成吗!



——————
想我了吧!(nigun
谢谢你看到这里,我去听咀嚼音啦!

评论(23)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