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叫琦少吧

淡圈||宠辱不惊,随遇而安
产粮龟速,谨慎关注
忘羡/薛晓/凯源/青黄/还有啥现在想不起来
此号主产忘羡,可能会有薛晓
假装是高冷其实只是尴尬癌+眼瞎+肾虚
但是
为了看到这行字的你
我会努力的♡

采花3(完结)

推理向不烧脑 忘羡双暗恋
甜甜的完结撒花花🌸
ooc慎入!慎入!
*悄悄问问有没有小可爱猜到谁!是!采!花!贼!
*失踪人口回归(跪下道歉)





用过晚膳,众人各怀心事纷纷回了金光瑶备好的房中。




江澄把门一扣,厉声问一旁打坐的魏无羡:“怎么回事?这金光瑶到底想的什么!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别急呀师弟,坐下好好聊。”魏无羡睁了眼,用手支着头,淡定地招呼着江澄。

“谁是你师弟!”江澄说着,扯了椅子坐在床边。

魏无羡没再接着这个话题打趣,换了副正经神情道:“金光瑶好像是在帮我们。”

江澄冷笑一声:“是你,不是我们。”

魏无羡好笑地看了眼江澄,道:“行,是我是我,也不知道是谁说愿意帮我来着?”

“魏无羡!你再胡扯信不信我……”

“信信信,别喊别喊,一会儿把人给喊过来……所以,蓝湛他应该已经猜到什么了,金光瑶他表现得那么明显,我还真不信他看不出什么来。”

魏无羡倒在床上,看着头上的床帐若有所思。

江澄皱皱眉,问:“那你想怎么办?”

魏无羡摇摇头,斜着眼似笑非笑地看向江澄:“唉,只能今晚去找他了。”

江澄:“……恶心!!!!!”






蓝忘机这边早已挥灭了烛灯,合衣坐在圆桌前,避尘剑摆在桌上,茶杯里刚斟满了茶,细闻去还有茶香飘在屋里。

忽然,窗纸上映了道黑影,蓝忘机眼神一沉,暗道,来了。趁那黑影还未做反应,便是一道掌风过去扇开了那窗子。

蓝忘机看着呆在窗外的魏无羡,轻叹口气:“果真是你。”

魏无羡嘿嘿一笑,翻身从窗子跳进屋里,拍了拍衣服,问:“什么是我?难道蓝二哥哥等我好久了?如此想我?”

蓝忘机却是一声不吭,盯着他看。

魏无羡心里有鬼,再加上对方是喜欢的人,难免被盯得有些不自在,只好又问:“何以见得?”

蓝忘机起了身,几步走到魏无羡面前,表情依旧淡然。他这次似乎没想躲过这个问题,答道:“一者,采花贼放了花便走,且只选城中有钱家户,说明他为的不是美色,只是想讲此事闹大,引起注意;二者,这贼能轻易避开这些府上的侍卫,说明他轻功不差。”

说罢一顿,直视着魏无羡的眼,道:“江家轻功,自是天下第一。”

魏无羡目光也不闪躲,就这么直直地看回去,问:“那为何就是我了?”

几乎是毫不迟疑地,就听蓝忘机答说:“直觉。”

魏无羡被这二字堵得一时间无话可说,把玩着手中的横笛,不再掩盖,承认道:“但金家的花,的确不是我采的。”

“嗯。”蓝忘机点头,算是告诉魏无羡,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

两人沉寂了半晌,蓝忘机问道:“那你……为何要这么做?”

怕是蓝忘机自己都没感受到他这句话里的颤抖,甚至还有几分恐惧。

魏无羡听了这话,转笛子的手一收,顿了一顿,叹了口气出来,道:“蓝湛,你刚才的话,有一处说错了。”

蓝忘机:“是何?”

“我并非不为美色,”魏无羡看着蓝忘机,一眨也不眨,“蓝湛,你当真不知我心意?”






月光从那扇半开的窗里洒下,映得魏无羡半边脸面如美玉,大概有他此刻心情的缘故,原先乖张不羁的神气收敛了不少。

蓝忘机沉默了许久,什么也不言,依旧是盯着魏无羡看。

魏无羡有些晃神,语气急了几分:“蓝湛,你知道的,你怎会不知?我喜欢你……我……”

话未说完,唇便被封住。魏无羡彻底呆住了,只觉得贴在自己唇上那东西冰冷却柔软,还带着些蓝忘机身上的檀木香。

魏无羡回了神,在心里骂了声娘,又暗自窃喜,张口咬住了那两片薄唇。蓝忘机伸手扣住魏无羡的腰,算是对他这做法的默许。

片刻疯狂过后,魏无羡低下头靠进蓝忘机怀里,语气又恢复了平常那般张扬,也更加了些激动,道:“不亏是蓝忘机,藏得够深。”

蓝忘机不理会他的打趣,仍是抱紧了他等他下一句话。

“那敢问蓝二公子,还打算带我这小贼回去审问吗?”

“嗯,带回去。”蓝忘机清冷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

“不审了?只是带回去?”魏无羡抬起头,勾着嘴角问。

“不审。”

“那法度呢?”

蓝忘机听了这人带着笑意的挑衅问话,嘴边不禁也染了几分笑意,道:“我蓝家,便是法度。”




第二日清晨,众人看着一向严于律己的蓝忘机房里多走出一个人,这人还是魏无羡,皆是一惊,心里暗说又相信爱情了;江澄脸却黑了不少,冷哼一声别过脸,小辈们压下心头燃烧的八卦魂,老老实实行了礼。

魏无羡走在蓝忘机后面,脸上是如春风拂过,笑得像朵花儿似的,向众人一一回了早安。

用过早膳,一行人向金光瑶道了别,坐着马车洋洋洒洒地离开了。

蓝景仪走在后面,悄悄问身旁的蓝思追:“案子结了?”

蓝思追看看后面笑脸相送的金光瑶,又看看前面亲密的忘羡二人,亦是不解地摇摇头。

被小叔接来住的金凌不甘地问自家小叔:“你就这样帮那魏无羡?小叔你……为何要这样?”

金光瑶荡开一抹笑,竟是让人觉得真诚,他看着前面那一冷一热的背影,回答说:“你以后便知。”

金凌点点头不再问了,可他并不知,这“以后便知”是多少长辈用来唬小辈的。







马车里就魏无羡与蓝忘机两人,魏无羡斜靠在蓝忘机身上,蓝忘机伸手将他扶正。

魏无羡一撇嘴:“出门在外,图个舒服,何必守着你那条框的家训?”

蓝忘机扫了他一眼。

魏无羡又问:“那,那些被我送花的大小姐们,该怎么办?”

这话说的是不要脸至极,明明是自己干的错事,却偏要别人来收拾摊子。

蓝忘机面不改色,道:“不归我管。”

魏无羡大笑,是是是,反正有蓝、江两家撑着,爱怎样就怎样吧!





里面是小两口卿卿我我,外面是快要爆发的火山。

江澄听着马车里魏无羡的大笑声,勒紧了马奔腾出去,又想到还要给魏无羡收拾摊子,脸色更黑,心说就不该答应这人任何事!






马车荡起了尘土,路边的花弯了两弯。

谁先采了谁心上那朵,亦或者,谁先在谁心上种下一株?

总之这花,算是采到心里,再不会败了。





————————————————
金光瑶:我就见不得我吃的cp怂不拉几就不在一起的样子,有什么疑问吗(瑶瑶招牌笑)

意思意思心疼被羡羡采了花却没讨回公道的妹子们,顺便希望羡羡也给我门前留朵花咳咳咳

有没有小可爱猜到采花贼是羡羡!!(好吧伏笔没埋好是真的)

然后……终于完结一个啦!好久不更真的超级抱歉!

ps.不可以像wifi一样以身试法!不可以像汪叽一样乱改法度的!要遵纪守法!

ooc了也超级抱歉!!

谢谢你看到这里,晚安。

评论(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