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叫琦少吧

万事皆空 阿弥陀佛 恶事退散
立的flag统一不要相信
偏爱论坛体
不定时诈尸更短篇
*非cp only账号 谨慎关注 不要骂我

Clarity

心理医生汪叽x抑郁症wifi
严重ooc  阴暗向慎入
前半无法形容后半虐心
人物是秀秀的
*条理很乱
*抑郁产物
*希望每个心理疾病的人都会被原谅,都能找到一个,让自己忘却疾病的港湾。










门被推开时,风铃响了。

蓝湛向门那边看去,习惯性地问道:“需要看诊吗?”

来人穿着西装,打着紫色的领带,眼锋还留着些许凛冽,但眼底的急切担心却清清楚楚摊在面上。

“医生,我们有预约。”

他身后跟着一个青年,修长高挑的身材,好看的五官,一看就是很多女生追的梦中情人。

但在蓝湛看来,这人有病。

他明明笑着,但是那种空洞、迷茫,以及无助,快要把人吸进去般的。蓝湛当了很多年心理医生,第一次见到这种……让自己觉得揪心的病人。

蓝湛拿过助手递来的病历,翻看两眼,点点头,道:“情况我大概了解了,病人留下,其他人还请出去稍等。”

西装男略略点头,跟着助手出了门。





“魏无羡?”

对面的男人听到,愣了愣神,才笑着答:“对啊。哎,医生你很帅,你叫什么啊?”

“蓝湛。你……最近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魏无羡笑笑:“什么时候都不舒服。”

“那你可以和我说说。”

顿了好一会儿,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似的,他说:“我很差劲。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做不好,没有能做的,没有想做的……不,想做的有,只是,做不了罢了。”

房间的落地帘合上了,光线也被调暗。这样的环境衬得魏无羡有些清冷,但更多的是忧郁。蓝湛在心里嘲讽自己,他本就有忧郁症,当然会显得忧郁。

“我有时会很狂躁,我……我听别人说,我以前不是这样的,但我想不起来了,我想不起来我以前是什么样的了,所以,我不想和他们说话……因为我不知道我到底是谁。好没用,这样的我,好没用。”

“你只是有一点抑郁症倾向罢了,不要这么焦躁。”

蓝湛唰唰地在处方上写着什么。

“大概吧,”他无力的笑笑,在幽暗的光线下显得凄楚,“但每个心理医生都是这么和病人说的,让他们觉得,看啊,你还有希望,你不是那么差劲,你还有治好的可能。可是,最终,他们都在谎言中死去了,临死前说不定还念着,我,还,能,活。”

最后四个字,魏无羡是一个一个说出来的,很是讽刺。

“你的确是前期。”

“管他呢,什么前期后期,我什么都做不成难道现在我想死都不能让我好好死吗!”

魏无羡后靠在座椅上,大口大口喘气。

“蓝湛,你知道同性恋吧。我这抑郁症,就和同性恋一样,治不了的……那不是病……”

“那就试试吧。”蓝湛把写好的治疗方案撕掉,又揉了揉,“你以后每天来我这儿,我带你,去做你想做的事。”




蓝湛觉得自己真是疯了,怎么会如此纵容一个病人。

那大概是那人的魅力吧,不明所以的,就被吸引上了。




“第一日
          他说他想去公园的草坪上,找个人少的地方,什么都不做,就这样呆一天。这的确是个排解压力的好方法,我本想离开,留他一个人独处,他却拉住我,说,我说了要陪他。我便留下了。
        只记得,夕阳很美。”



“第二日
          他说,他想去看电影。我其实不愿意带他去电影院,那里太嘈杂,人太多,对于他的病来说,现下并不适合与太多人交流,会导致病情的加重。可他非想去,我只好陪着他去了。
        过马路时他拉着我的袖子,我有些开心,但这开心,并不全是因为我的病人愿意与他人有肢体上的接触了,还有别的,我说不清。
        电影挺好,我已经忘了演了什么,但他说,还不错。”




“第三日
          他想去湖边,我开了车带他去。他在车上说,这两天很放松,要谢谢我。我看他表情和初次见我时相比有所缓和,也稍稍放心了些。他说,他不喜欢我叫他‘魏无羡’,他想我叫他‘魏婴’。我问他为何,他不说。
         湖边的水鸟飞起时,确有一番味道。”




“第四日
          他没有来。”




“第五日
          似乎又严重了些。他说,他想去更高的山,更远的地方,我思索了一会儿,想到老家山后有片林子,实是幽静。他去了,说想住一段时日。我便去老家取了衣物,这里有些怪,因为…我原是不喜外人用我的物品的。大抵,魏婴不是外人罢。
        记得他说,他喜欢自由,不喜欢约束。”




“第六日
          昨日魏婴的那番话,我想了很久,或许是生活中过多约束,令他压抑,苦闷,导致抑郁。但他现在很开心,这样便好。”




“……”





“第五十八日
         已经治疗近两月,婴在我面前开畅许多。我本想再问问他的弟弟,但婴不愿,我只好作罢。”




“第五十九日
         魏婴说他喜欢我,我虽欢喜,但不能确定,导师曾说,心理病人会对主治医生产生依赖。故,我心甚为动摇,一是不能确定婴的心意,二是却能确定我的心意。”



“第六十日
         婴不是我照顾的第一位病人,却是我用心照料的第一个人。若是能让他更好起来,我想我是愿意照料他一辈子的。”



“第六十一日
         我和他说了,他很开心。”



“第六十二日
         今日他和我说,谢谢我喜欢他。”



“第六十三日
          未来。”



“第六十四日
          未来。”




“第六十五日
          未来。”



蓝湛接到江澄打来的电话时,刚刚放下笔,合上记录本。

江澄说,魏无羡出事了,把门反锁上,叫不出来。

“我不是说了你们要把一切能对他生命安全造成危险的物品收起来吗!”

佣人说魏少爷似乎拿了刀和安眠药进去。

“魏婴,你把门打开。”蓝湛平复了呼吸,叩了叩门。

“魏婴,把门打开,听话。”放柔了声音。

“蓝湛,”声音闷闷的,让蓝湛听了很是揪心。

魏无羡就倚在门上,蓝湛的每一下叩击,他都感受的很清楚。

“蓝湛,其实我一点都不好,我只是金玉其表罢了。你知道吗,你是我的寄托,是我精神的唯一寄托,和你在一起时,我好像就能躲开就能逃离开一切事物。我不喜欢我周围的一切,我不喜欢我自己,我不想和外面任何人交流。可是,可是蓝湛……”

“魏婴…”我在。

“我,我只有你啊,好像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什么都可以忘记。我不是那个令人讨厌的魏无羡,我只是魏婴,我只是你的魏婴。

“可是,我很差劲,我真的很差劲,差劲到连我自己都无法喜欢自己,我讨厌自己,我把自己抛入深渊。可是,如果我不小心把你也带入了深渊,那我该怎么办,那我才会更痛苦吧。

“蓝湛,你特别好,特别特别好,全世界第一好。

“蓝湛,我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你,全世界第一喜欢你。

“所以,深渊,我想一个人进去。

“我好讨厌,我好讨厌这样的自己。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

“魏婴!”屋里只剩下大口大口的喘息声。

“谢谢你喜欢我,能在我生命的最后,有一个人,能让我感受到的,如此喜欢我…谢谢你,蓝湛,真的…和你在一起。我度过了我生命中最好的时光…真的,谢谢你能喜欢我……

“蓝湛蓝湛,以后记得,要来看我。

“再见,蓝湛。”

至少你是我唯一的澄净。




If  our  love  is  tragedy,  why  are  you  my  remedy.
旧爱成伤,为何独你可为我救疗?

If  our  love  is  insanity,  why  are  you  my  clarity.
身陷痴狂,为何只你可赐我澄净?*




“魏婴?魏婴!魏婴!魏婴!魏无羡——”

如果我没有动心,没有让你看出我动心,没有说喜欢你,没有遇见你,你是不是,还能在世界上活着。

可你是痛苦的,我不愿让你痛苦,不如,让你解脱,接下来的日子,我来接过你的痛苦。

愿你再无压抑,永世长乐。



Walk  on  through  a  red  parade,  and  refuse  to  make  amends.
脚下情路道阻且长,我依然义无反顾*




那是蓝湛记忆中的第一次嘶吼
大抵也是最后一次
那个能让他为之疯狂的人,已经不复。



墓前的花很新鲜,花上留着一张卡片,在风的摆弄下飘摇。
“向本自由.”




END

——————————
*出自《Clarity》,中文翻译出自《老师,喘给我听》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17)

热度(251)

  1. 星星星还是叫琦少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