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叫琦少吧

不产粮只吃粮 江湖再见
学生党 忘羡 薛晓 漫威
可爱的镇魂女孩👧🏻
立的flag统一不要相信
偏爱论坛体
不定时诈尸更短篇

人变好了,却傻了

原著向 羡羡变傻梗
来自@谢言乐_leee 的点梗
(希望没有把梗写毁
ooc是我的人物是秀秀的
•糖里有屎 屎里大糖






“哎哎哎,听说没,魏无羡傻了,真是大快人心呐!”
“夷陵老祖傻了?谁干的?”
“那谁知道?倒是苦了含光君,带着他四处求医啊!”
“傻得好!走邪魔歪道,再风光那也只是一时的!哼,真是天道好轮回啊!”*





“含光君!不好了不好了!”

蓝景仪蹬下剑,风样地窜进云深不知处,将那四千多条家规全然抛在脑后。刚要再喊几声,却见一道熟悉人影立在前方。

蓝忘机眉头微皱,道:“何事喧哗?”

蓝景仪慌忙行礼,答道:“含光君,是,是魏前辈他......”

“魏婴?”

平常冷静如水的语气此刻带了几分急切,蓝景仪刚组织好了语言要再说,抬头却看见蓝忘机已经御剑向外飞去,只留下了句“疾行、喧嚣,自去领罚。”

蓝景仪愣在原地,反应过来刚才的失礼,撇撇嘴乖乖行礼。




蓝忘机行到山下,远远看见魏无羡笑嘻嘻的骑着小苹果,与周围一众小辈们打得火热,与平日里一样......却又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蓝忘机走近了些,小辈们见他到了纷纷收起刚才嬉笑的样子,低下头行礼。魏无羡却不同,见蓝忘机来到跟前,像是小孩子见了什么心爱的玩具般,挥了挥手,往蓝忘机那边挪两下扑到蓝忘机身上,嘴里笑个不停。

蓝忘机抱好了魏无羡,确认他不会掉下来,才将目光放到身边小辈身上。

蓝思追拱手道:“刚才魏前辈带着我们夜猎,魏前辈发现有异动,便追上前探看,等我们找到时,魏前辈正坐在地上,目光呆滞一动不动。我们觉得不对劲,就让景仪去通知含光君了……再后来,魏前辈回过神,却成了这个样子,还拖着我们......”

“拖着你们什么?”蓝忘机钳住魏无羡在自己身上乱摸的手,问道。

“......拖着我们,要去找含光君。”

蓝忘机低头看看怀里傻笑的魏无羡,心里摸索出了大概,魏无羡这样许是被抽走了什么神志,又或是被什么东西蒙住了神志,使得他成了个......傻子。

蓝忘机问道:“那异动是什么?”

蓝思追:“没看清楚,大约是个黑影,现在已经不见了。”

蓝忘机点点头,“先回去。”




蓝忘机带着魏无羡找到蓝曦臣,蓝曦臣看了看魏无羡拽着蓝忘机袖子的手,又看了看弟弟的脸色,疑惑开口道:“魏公子这是?”

“傻了。”

蓝曦臣一惊,觉得这话从蓝忘机嘴里说出来有些不对劲,但他知道蓝忘机绝不是在开玩笑,重复道,“傻了?”

“嗯,约是中了邪祟。”

蓝曦臣点点头,道:“这种邪祟要解,怕是得找到这个邪祟。我对此了解甚少,这......”

蓝忘机了然,蓝氏对这些邪魔歪道的本就不算多,更何况是能唬住夷陵老祖的邪魔歪道,又与兄长交谈两句,便辞去,决定带着魏无羡找到那个东西,解除这个法术。




蓝忘机收拾东西时魏无羡坐在一旁托腮看着他,眼睛亮亮的,乍一看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但仔细琢磨琢磨就会发现他从内到外透着傻气。

魏无羡看了一会,问道:“蓝湛蓝湛,你要收拾东西去哪呀?”

蓝忘机转了头:“你记得我叫什么?”

魏无羡傻笑起来:“对呀,你叫蓝湛呀!”

蓝忘机:“......嗯。”

魏无羡又坐直了些:“蓝湛蓝湛!我还知道你叫蓝忘机,羡羡最——喜欢你了!当然知道你叫什么啦!”

魏无羡一边说,一边用手划了一大圈:“就有这么喜欢哦!”

蓝忘机被他惹得发笑:“还记得你自己?”

魏无羡坐正了,认真点了点头,又低头思考了一会儿,蓝忘机以为他要说还记得些谁,却听他问:“那..蓝湛你要去哪啊,是不是,不要羡羡了?”

魏无羡端端正正地坐着,手指一抠一抠,嘴巴瘪着,很是委屈。

蓝忘机眼神闪烁两下,把手轻轻放在魏无羡头上揉了揉:“不会的,我和你一起走。”

魏无羡仰起头,又笑了起来。

蓝忘机心情有些复杂,一边觉得这样的魏婴实在可爱,一边又不愿意让他的魏婴一直是这副傻样子,又担心着这对魏无羡的心智寿命会不会有影响。然而现下,对着这个看起来傻却很能察言观色的魏无羡又不能流露出丝毫不安,蓝忘机只得在心里安慰自己说,就当是看看魏婴幼时的样子吧。




第二天一早,蓝忘机带着魏无羡去了彩衣镇,因为听说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巫医这几日会行至这里,蓝忘机便让人与他打了声招呼,匆匆赶路。

他们赶到彩衣镇时,巫医在周边设诊,蓝忘机本想让魏无羡好好在客栈里呆两天,却拗不过魏无羡百般求着要出去的样子,恰好第二日天气舒爽,蓝忘机便带着魏无羡去街上逛逛。




魏无羡走在前面,蓝忘机离他有半尺的距离。路上有些修士,先是看见前面蹦哒的魏无羡,和同伴感慨一声这好好的人啊怎么就傻了,后一转眼看见身着蓝家校服的蓝忘机,再看看前面的魏无羡,随后突然醒悟赶忙与同伴使眼色,嘿,瞧见没,夷陵老祖傻了!

蓝忘机倒不怕传开,反正有他在,谁也不能说什么做什么。

这时,魏无羡好像看见了什么,停在原地思索两秒,转过身扣住蓝忘机的手,“我们也这样走。”

蓝忘机朝前面看看,发现一对小孩子正手牵手一甩一甩的走路。

魏无羡看看前面的小孩儿,再看看他和蓝忘机,“还要甩一下!”

于是扯着蓝忘机,把两人牵着的手前后甩起来。蓝忘机有点不情愿,觉得这样太幼稚,还未开口,前面的魏无羡却停了下来。

魏无羡:“蓝湛你,不喜欢这样吗?”

蓝忘机:“没...”

魏无羡打断他:“那这样!”

魏无羡窜到他面前,伸出手扯下他的抹额,带到自己头上。有些挑衅地看了他一眼,转过身学着蓝忘机端端正正表情肃穆的走路。

路人:...!...???

蓝忘机站在原地,看着魏无羡端正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大步追上去拍拍他的脑袋,“歪了。”说罢扶正魏无羡头上的抹额。

路人:...?...!!!




下午时候,巫医几人已经到了彩衣镇。蓝忘机拉着买了一堆小玩意儿的魏无羡回客栈。

巫医对魏无羡检查一番,说道:“魏公子并无大碍,只是神志被什么东西蒙住了,就像蒙了一层雾。这只是小孩鬼魂的一个玩笑,这个小鬼并不想伤害魏公子。”

蓝忘机:“魏婴为何会被施法?”

巫医:“在下也有些疑惑,魏公子...怕是在被动陷入幼时回忆时让邪祟入了神。”

蓝忘机:“该如何解?”

巫医:“在下愚钝,无法解开。但这法术十天半月的自己会消失。”

说罢看了眼蓝忘机,又补充道:“要快的话,只需寻一个契机。”

蓝忘机:“契机为何?”

巫医摇摇头:“我也不知。但这好解释,就像是阳光一照,清晨的雾气就散了一样。”

巫医说一会儿还有继续赶路,蓝忘机便不再挽留,只是末了问了句:“那闹事的邪祟呢?去哪了?”

巫医笑笑:“连含光君都不得而知,在下又哪会知道。不过这小鬼也不是个坏的,恐怕魏公子几人先前是惊吓住他了,含光君也不必再追究。”

蓝忘机看了眼巫医,微微点头。送巫医出了客栈便回房间找魏无羡。

等他到了房间却发现,魏无羡不见了。




此时天色已是近晚,天边散着几片云,被夕阳映得半红,和此时蓝忘机的心情一般。

魏婴呢,他会跑到哪去?还是被什么人拐走了?

蓝忘机懊恼自己太过大意,虽说现在夷陵老祖风评好了些,却仍树敌不少,现在魏无羡心智受损,不知道功夫招数还记不记得,若真是被有心人控制住......

蓝忘机好像又回到了十多年前,也是自己的错,没能护他周全。现在,失而复得却要再次失去。

不行,魏婴绝不能出事。蓝忘机在小镇里挨家挨户搜寻着,脑子里排演着魏无羡如果真的又离他而去他该怎么办,回了神却拼命挥开这些念头,不会有事的,他只是自己跑丢了。




蓝忘机站在镇口时,已经是子时,月亮被云遮住,只露出来一小半,月光柔柔撒下,映出草丛中小小的黑影。

蓝忘机疾步过去:“魏婴?”

魏无羡此时蜷着身子靠在小灌木的枝干上,与其说是靠,不如说是躲,一米八的个子硬是缩成了小小一团,还微微发颤。

魏无羡听到有人喊他,抬起头,看清是谁后鼻头一酸:“蓝湛。”

蓝忘机慌忙把他摁进怀里,死死抱住他,喃喃道:“魏婴,魏婴......”

魏无羡觉得有些憋,挣扎两下,颤抖着声音道:“蓝湛,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魏无羡这句话说得像个小孩子,十分可怜的小孩子,不敢确定又无比期待。

魏无羡:“我,我找不到路了,别人都不和我说话,还有,还有狗...我找不到你了,我害怕...”

蓝忘机紧了紧怀抱,心里直泛酸:“不怕了,我在。我不会不要你的。”

魏无羡得到肯定,想起了什么般,推开蓝忘机,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包裹,小心翼翼地打开:“还好没坏,给你吃。”

蓝忘机接过果子,发现是枇杷,问:“给我的?”

魏无羡点点头:“嗯!蓝湛你看了枇杷果好久,你不是想吃嘛。”

只是为了满足自己一个小小的眼神流露出的情感,就做成这样,可以说是在讨好了。这样的讨好太让人心疼。

巫医说魏无羡是在被动陷入回忆时中了邪,这个回忆怕是小时候吧。对周围的一切都不敢放纵,带着讨好,太害怕失去,所以对人用的感情都是最重的。

蓝忘机叹了口气,摸摸魏无羡的脑袋,把人揽进怀里:“魏婴,你不用这样的。无论你是什么样子,我都不会离开你,我一直陪着你。”

魏无羡把头埋在蓝忘机脖颈间,憋了好一会儿,才呼出一口气,好像从什么噩梦中走出般的释然。他瓮里翁气地叫道:“蓝湛。”

蓝忘机感受到他的小动作,明白了什么,答道:“嗯,我在。”

魏无羡:“蓝湛。”

蓝忘机:“嗯,我在。”

我知道你在,我才敢把我无处依靠的心放下。就算是变傻了,我也记得我有多喜欢你。

魏无羡愣了愣神:“我傻的这几天,是不是没有天天。”

蓝忘机一愣,听魏无羡补充道:“蓝二哥哥这可不对啊,不守信用,还没有一个傻子强。”

蓝忘机勾唇轻笑:“今晚补回来。”







END
————————
别翻了别翻了,拉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有一个小糖没写进去,就挑出来看吧

魏无羡早上起来,伸开双臂:“羡羡要蓝湛给穿衣服!”
蓝忘机:“羡羡自己不会吗?”
魏无羡(坚定摇头):“不会。”
蓝忘机无奈,拿衣服给他穿。
魏无羡(把头凑近看):“蓝湛你真好看!”



-———
后面写崩了,我知道,人老了经不起虐了(不是的。
抱走我的羡,傻了也一样可爱!哈哈哈!
谢谢你看到这里,写作业了

评论(52)

热度(395)